这只爱管闲事的狗特别喜欢抓老鼠最后和村里的

2019-08-10 21:43:57 围观 : 98

   就这样,灰灰在大哥和姐姐的精心喂养下一天天长大。长大后的它完全变了一个模样。一身棕黄色的皮毛,宽阔的黑嘴巴,前宽后窄的健美身型站起来时真像一只老虎威风凛凛。大哥爱极了它,去地里干活,上山打柴,下河摸鱼,无论干什么都带着它。它也极通人性,只要大哥一声口哨,它就会率先冲出院子等着,生怕被落在后面。不过,灰灰似乎还是个势利眼。一次,村里的王大白话来我家借点东西,王大白话本来家里特穷,又是个邋遢人。埋汰不说,身上的衣服永远是褴褛不堪的。他在院子里走,灰灰就对着他屁股上正扇风的补丁狂吠不止,把我跟姐姐乐得不行。 那时乡下的鸡鸭鹅狗什么的都是散养的,自由地活动,自由地觅食,充分的体现了对它们的民主与尊重,但也同时使它们时时刻刻处在危险之中。鸡鸭鹅常常成了村子里游手好闲之人的下酒菜,而狗狗们则时常为了争夺一村之王的地位而进行一番喧吠厮杀。灰灰长大后成了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大狗,健硕的身材、威严的气势震慑了村子里大部分的狗。 那年春天,大哥带着它去河边抓鱼,路上遇到李大山家的大母狗,它们两个亲昵的互相蹭了蹭。东头黑蛋家的大黑狗忽的一下低吟着窜出来。黑蛋是一条成年大狗,在全村所有的狗中有着霸主的地位,村子里大多数的狗看到它都会害怕。它示威地围着灰灰转了一圈:哼!敢动我的妃子。而灰灰停下来时也同样低吟回应着,它左耳贴着黑蛋的左耳,眼睛里刹时间充满了杀气。两只狗在原地转了几圈瞬间爆发海啸一般狂烈撕扯了起来,村道上立刻腾起一团尘烟。大哥急忙找来一根大木棍想拨开它们,可是半天也拨打不开这两个红了眼的家伙。好在黑蛋听到动静以后跑出来边打边用口令喝住了黑蛋。 灰灰把大黑狗咬伤了,但它自己也受了伤,腿和耳朵分别被撕裂了几道口子,拖着一条伤腿被大哥带回家。大哥给它的伤口上了点消炎药,它每天也自己一遍遍的用舌头舔,妈妈说狗舌头上的唾液可以疗伤。灰灰安安静静的在家里养伤。几天以后,灰灰突然失踪了。 那年夏天,大哥不知从哪里抱回来一只小狗崽儿。这是一只小公狗。灰黄色的皮毛裹着它肉乎乎的身子,两只三角型的小耳朵很对称地贴在小脑袋两侧,湿漉漉的鼻子尖又圆又黑,四个肥硕的小爪子翻过来像极了四朵梅花。看着它虎头虎脑的模样,超级喜欢小动物的姐姐给它起了一个好记的名字:灰灰。 它也是个爱管闲事的主,不知啥时候学会了抓耗子,时常在夜里越职去抓耗子,但它抓住耗子从来不吃;而是把耗子的尸体摆在房门口,然后趴在旁边,眼睛斜睨着房门。主人出来时它会立刻蹲坐起身子,眼睛盯着你看,似乎在说:主人快看看啊!我有多厉害!每一次大哥都会拍拍它的头表示夸奖和鼓励,并再一次的背着妈妈给它拿点好吃的。 才刚刚满月的它还很不习惯离开狗妈妈的日子,整天的哼哼唧唧叫唤,尤其是夜里更是一声比一声高的哼唧,因此,刚开始我有点讨厌它的。只有姐姐和大哥一直当宝贝一样地稀罕它。它赖赖唧唧地嚎了几天之后,大概已经适应并认可了新的环境新的家,终于逐渐趋于安静。组图:“星爵生父”带女友骑山地车 环保约会不。那时乡下的生活还是很清贫的,尤其妈妈非常勤俭持家,喂狗吃的都是稀粥和剩饭,于是姐姐和大哥时常偷家里好点的剩饭剩菜喂它。虽然没有好的吃食,但它依然以最快的速度成长着,并且越来越顽皮可爱。大哥有时候捡来一根小骨头扔给它,它绝不会先啃,而是叼着它到处的藏。先藏到仓房门后,歪头想想好像不放心,又叼起来继续跑,藏到柴禾垛下?还是不放心,继续藏。就这样,每一次都会藏来藏去的。它也常常想讨好院子里的大鹅小鸡们,想和它们亲近玩耍,可是鸡们并不理解它的心思,每一次都被它吓得半飞半跳的跑开。它顽皮可爱的样子也在吸引我,我也一天比一天的喜欢它了,并也随着姐姐偷偷喂它。 我们全家到处的寻找,灰灰!灰灰!我们呼喊着灰灰的名字,大哥也不断地吹着口哨,可就是不见灰灰的身影。后来听说黑蛋家也在找大黑狗,他家的黑蛋也丢了。于是两家人南沟北沟的到处找,几天以后,终于在北沟的一大片荒草甸里找到了灰灰和黑蛋的尸体。听到消息跑到那里时,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。只见黑蛋浑身是伤蜷缩在草丛里,肚皮翻开,一截肠子露在外面。而灰灰则趴在离它十几米远的水沟边,身后留下一片爬行的压痕,后腿已经断掉。从现场杂乱不堪的痕迹看得出,这是一场异常激烈的拼杀。很显然,灰灰是胜利者。看样子,它是想拼尽最后的气力回家,但它终究没有力气再爬回家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